村巷街坊

姓氏文化研究

浏览次数:1129次文章编辑:admin文章来源:admin

姓氏文化研究

我们经常看到报章上,“按姓氏笔划为序“的方法来排列名单。这里的“姓氏”,指的就是“姓”。秦汉以降,姓、氏合一,通称为姓,一直延续至今。然而在先秦时代,姓和氏是有区别的。

远古母系氏族社会,生产力低下,民人群居,一个氏族组织由一位老祖母和她的子女以及她的女姓后代的子女所构成。母系氏族公社的世系按女系计算,民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从初期母系氏族公社起,每个氏族就采用一种与自己的生产和生活有密切关系的动物、植物或其他自然物作为其氏族血统的标志,并把它当做祖先来崇拜。这种被崇拜的对象或符号叫“图腾”。图腾(totem)是印第安语,意为“他的亲族”。图腾崇拜曾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地。这种被崇拜的标志也就成了氏族的徽号和名称。氏族名称的功能,就在于保存具有这一名称的全体氏族成员的共同世系,借此把各个氏族区别开来,“姓”即相伴而生。“姓,人所生也”(《说文》),“姓”字从女从生,清楚地说明同姓之人都是一位女性祖先的子孙。姓,正是母系氏族社会每一血缘关系人群的标记。我国最古从女而成的古姓有十几个,如姬、姜、姚、姒、妫等。古姓往往表示某一氏族所崇拜的图腾或居住地。

在母系氏族公社时期,每个氏族都是不大的社会集团,由于实行氏族外婚制,也由于人口不断增殖,一个氏族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发生分解,分出女儿氏族以至孙女儿氏族来。这些新立的氏族,作为原来那个氏族的分支,也采用一种图腾或居住地作为自己的名称。这样,姓就衍生出了它的分支。如在云南怒江、德宏地区居住的傈傈族,解放前还保留着一些原始公社制的残余,其中有一个熊氏族,后来发展为三个女儿氏族,跟随而来就出现了狗熊、猪熊和大熊三个图腾。这几个氏族组成为一个胞族,原来氏族的图腾也就成为胞族的图腾,即把原来的“姓”保留下来作为胞族的“姓”。母系氏族社会的部落是若干个近亲氏族的结合体,各个氏族都有着表示同其他氏族相区别的自己的名称。可能居于首要地位的那个氏族的“姓”也就成了整个部落的标记,而其他氏族的名称则成为“姓”的分支了。

姓原来是表示母系血缘关系,社会发展到以父系计算血缘关系以后,姓也转变为表示父系血缘关系。由于人口的增多,也由于活动地域的不断扩展,父系氏族社会姓氏的支派更多了。相传黄帝的25个儿子,为4母所生,分为12姓:姬、■、酉、祁、己、腾、箴、荀、任、僖、儇、依。也就是说,黄帝的子孙衍生成12个胞族,散居到各地。这些胞族又滋生出一系列的“氏”。“氏者,别其子孙之所分”,表明氏是父系血缘关系宗族的称号。当时普遍存在的父系家长制氏族都称为氏。其首领为氏族的代表,也以氏来专称。如黄帝称轩辕氏,尧称陶唐氏等等。

在母系氏族公社时期,每个氏族都是不大的社会集团,由于实行氏族外婚制,也由于人口不断增殖,一个氏族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发生分解,分出女儿氏族以至孙女儿氏族来。这些新立的氏族,作为原来那个氏族的分支,也采用一种图腾或居住地作为自己的名称。这样,姓就衍生出了它的分支。如在云南怒江、德宏地区居住的傈傈族,解放前还保留着一些原始公社制的残余,其中有一个熊氏族,后来发展为三个女儿氏族,跟随而来就出现了狗熊、猪熊和大熊三个图腾。这几个氏族组成为一个胞族,原来氏族的图腾也就成为胞族的图腾,即把原来的“姓”保留下来作为胞族的“姓”。母系氏族社会的部落是若干个近亲氏族的结合体,各个氏族都有着表示同其他氏族相区别的自己的名称。可能居于首要地位的那个氏族的“姓”也就成了整个部落的标记,而其他氏族的名称则成为“姓”的分支了。

姓原来是表示母系血缘关系,社会发展到以父系计算血缘关系以后,姓也转变为表示父系血缘关系。由于人口的增多,也由于活动地域的不断扩展,父系氏族社会姓氏的支派更多了。相传黄帝的25个儿子,为4母所生,分为12姓:姬、■、酉、祁、己、腾、箴、荀、任、僖、儇、依。也就是说,黄帝的子孙衍生成12个胞族,散居到各地。这些胞族又滋生出一系列的“氏”。“氏者,别其子孙之所分”,表明氏是父系血缘关系宗族的称号。当时普遍存在的父系家长制氏族都称为氏。其首领为氏族的代表,也以氏来专称。如黄帝称轩辕氏,尧称陶唐氏等等。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发生大变革,旧贵族开始没落,有许多还沦为奴隶,表示贵族身份的“氏”变得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姓氏制度出现混乱,姓氏逐渐混同。《通志·氏族略序》:“三代之后,姓氏合二为一,皆所以别婚姻。而以地望明贵贱。”秦汉以后,姓和氏没有区别,有时称姓,有时称氏。姓、氏可以混用,而有时姓氏并用。顾炎武《日知录·氏族》中说:“姓氏之称,自太史公始混而为一。《本纪》于秦始皇则曰‘姓赵氏’,于汉高祖则曰‘姓刘氏’。”两汉时,姓已基本确立,与现在通用的姓大体相仿了。

中国历史悠久,地域辽阔。各民族经历长期的繁衍发展、迁徙融合以及社会的嬗变,姓氏的数目也常有变化。那么,从古到今,中国人到底有多少姓呢?历来各家的著录不同,数目相差悬殊,没有统一的说法。南宋史学家郑樵的《通志》收2117个。宋元之际的史学家马端临在《文献通考》中收3736个。明代王圻的《续文献通考》收4657个。明代吴沈等据明太祖洪武初年的户部黄册等官方档案编写的《千家姓》,证明当时保留了1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