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乔家大院:小胜凭智,大胜靠德

浏览次数:2545次文章编辑:任立斌 文章来源:经济视点报

  经济视点报百家名企探营企业家考察团17位企业家代表成员中,有不少企业家已不是第一次游览乔家大院。

  4月2日,经视点报企业家考察团在山西祁县民俗博物馆(乔家大院)副馆长段宣鍼的引领下,再次深入乔家大院,感受昔日一代巨商山西祁县乔家的跌宕起伏,并随着对乔家大院每一个场景的深刻感受,步入乔家200年辉煌的历史长河中,再次体味一代商贾的大商道。

  昔日辉煌

  乔家大院之所以被世人所推崇,并让数以万计的游客慕名而来,主要是祁县乔家留下的两项社会财富:其一是其规模宏大且保存完整的乔家大院古建筑群;其二是乔家大院的6代主人遗留给后人的商业智慧。

  乔家大院是我国保存最完整的规模较大的民居建筑之一,也是我国北方民居建筑的一颗明珠。其占地3724平方米。共有6个大院,313间房屋。这样的房间数目和占地面积,足以证明当时乔家是怎样的显赫,家业是何等繁荣。此外,在乔家大院的高墙内,无论是房屋和室内物品,其设计之精巧,工艺之精细,更让游览者瞠目,不禁发出“昔日乔家、何其显赫” 的感叹。

  “当你站在乔家大院的庭院里,去看那一砖一瓦,一柱一梁的时候,你自然会被震撼而心生崇敬。在这里,你能触摸到晋商生活过的地方,能触摸到他们的脊梁,置身其中,仿佛穿越了历史,回到那个年代。”经济视点报企业考察团对此深有同感。

  经济视点报企业家考察团多为河南企业界的精英,大家在乔家大院感受一代商贾巨富生活气息的同时,仿若时光逆转,与乔家人一起回到了那个商界纵横、誉满全国的激荡年间。

  乔家大院自从康熙末年其发迹始祖乔贵发算起,到1953乔家最后一代东家乔铁汉、乔铁民,前后约200年时间,一个家族在一清二白的基础上连绵生息,走向鼎盛,同时又随着岁月的跌宕,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任何一个商业帝国的兴衰都与其背后的历史环境相衔接,而这些商业帝国的掌舵者,同样也在历史的跌宕中发挥其聪明才智,其中蕴涵的商业智慧以及商业教训,也成为当代企业家津津乐道的商业范本。由于山西晋商在清朝时期成为当时最具影响力的一代商帮,而祁县乔家几代人的商业故事,更成为晋商的一个优秀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提到晋商文化,人们仍然会想到祁县,为什么提及祁县,人们会立即想到乔家大院。段宣鍼在接受经济视点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山西祁县有古民宅千处,但是,只有乔家大院的建筑保存是最为完好的。

  而大家在探寻为什么会是乔家大院的建筑保存最为完整时,乔家第三代传人乔致庸的许多轶事,跃然进入许多研究者的眼帘,并认为乔致庸非常能代表晋商的精神,而乔家大院的存在大约有500年的历史,它的存在离不开晋商这块土壤。

  “近两年开始风行晋商文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现在中国的华商在全世界打开了局面,更多人开始关注中国的传统贸易并从中汲取经验.同时,中国商人在世界上也急需以一种良好的形象示人。” 段宣鍼告诉来访的企业家。

  乔家商道

  乔家大院,是后人对这座大院的俗称,其实它的宅名叫“在中堂”。院子的主人叫乔致庸。“在中堂”取其不偏不倚,有中庸之意。

  乔家第一代创业者为乔贵发,始于包头。他有三个儿子,其中乔全美为三儿子,他继承了父业,创设了包头“复盛公”字号,为第二代创业者。乔全美有两个儿子,二儿子乔致庸,便是今日乔家大院“在中堂”的主人了,是第三代创业者。到民国初,“在中堂”由乔致庸之后代乔映霞主持。乔映霞是“在中堂”的最后一名掌舵人,曾任祁县第三区区长,是第四代创业者。

  纵观乔家,由农变商、由贫变富所历经的200年,五代人的历史,其间有很多经验值得总结:

  一是用人得当。乔家认为:任何事情都是靠人去办,用一个能人,事就成了;用一个庸人,事就败了,事情的成败好坏,全在于人。乔家用人原则首先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其次是“经理有无上权利,凡用人之标准,事业之进行,均由经理全面负责”;第三是“知人善任,不拘一格用人才”。

  二是尊师重教。乔家始祖是目不识丁的老农,后来逐渐悟出了没文化之苦,因而在家设立了“私塾”让子女就读。

  乔家请的教师都是有名望的饱学之士,待遇十分优厚,每位老师有两名书童伺候,伙食是乔家最上等的,每逢宴请宾朋,请老师坐正席。目的是树立老师的尊严和威望,让子弟尊教,同时也让老师拿出浑身解数好好教育学生。

  到了民国初期,乔映霞当家时,因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他对教育子弟看得更重,扩大家塾,改变了过去教学方法,增设教学内容,重金聘用知名学者任教。不仅让各方子弟就读,还吸收年轻媳妇入学。并把优秀子弟送到外地上大学,出国深造。因此,乔家子弟很多受到高等教育,到第七代的20个子弟中,就有博士2个,硕士3个,大学生12个,为乔家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是家规严格。人常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乔家制定了严格的“六不准”家规:一不准纳妾;二不准虐仆;三不准嫖妓;四不准吸毒;五不准赌博;六不准酗酒。

  这些条款,现在看来也不过时,但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家庭,能做到这些的确很不简单。难能可贵的是乔氏子弟们基本上都能遵照执行,坚持了五代,打破了过去“富不过三代”的说法,给我们后人也留下了不少的启示和思考。

  衰败之谜

  乔家最鼎盛的时期,是在传至乔家第三代乔致庸的时候,一股银达到1.7万两,这在当时已经是巨富了,但是乔家仍然不是当时山西的首富。

  “乔家大院200年兴衰史,具有十分明显的时代特色,同时也为现代的企业家提供了宝贵的商业智慧,特别是通过对乔家走向衰败的问题剖析更能给当代企业带来借鉴意义。”随团的一位河南企业家如是说。

  时至今日,有研究者总结,清末明初,代表晋商大成的票号并没有实现商业资本向产业资本的转移,因而使“晋商”这块烫金品牌一度沉寂,类似乔家大院的东家门也都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汇通天下”这4个字体现了晋商在某个时代的辉煌,同时也是当今晋商或者某些商人衡量成功的一种标尺。如今,当谈起中国商人,更多人口中说出的是浙商,是温州人,晋商也由昔日的“老大哥”变成了今天的“小老弟”。

  晋商后来为何衰落?浙商又因何崛起?拿晋商与后来居上的浙商进行对比分析,就不难看出端倪。

  和晋商相比,浙商是“草根商人”。有统计说,浙江民企100强里面,约有90%的老板出身于农民、工人、裁缝、修鞋匠等阶层,有人因此把他们叫做“草根浙商”、“小狗经济”。 但浙江人天生就有一种经商精神。

  “晋商喜欢按规矩办事,比起浙商就循规蹈矩得多。这点与山西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当地一位研究晋商文化的学者告诉记者,山西人大多淳朴、憨厚,做事情循规蹈矩,有些思想观念甚至保守陈旧,很多人不愿意走出来。

  在商业经营上,山西商人思想观念不够开放,相对保守,敏感性差。“这恐怕也是这两大商帮如今地位悬殊的一个关键吧。”经济视点报企业考察团一位企业家指出,不管怎样,晋商诚信的德行和经营原则,是值得我们推崇的,小胜凭智,大胜靠德,全面综合把握,才能在激烈的商战中发展得更快,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