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文章

恭王府

浏览次数:2466次文章编辑:乔宗玉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常去恭王府办事。最初,恭王府前院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办公场所,院墙外的柳荫街清幽安静,树木参天,充满着老北京的古朴悠然。穿过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便走进了艺研院大门。对于我这样一个南方长大的人来说,尽管也曾在东四胡同里的四合院住过,但那已然是大杂院,杂乱不堪。眼见着恭王府的四合院,宽敞明净,古色古香,即使那残破的青砖地,与那一片片青苔,也流露着“旧时王谢堂前燕”的不俗气息。
 

      闲逛恭王府,一进院子套着另一进院子,我也数不清自己跨过了多少门槛,沿着回廊转了多少个弯,来来回回间,只觉得这院子与《红楼梦》荣国府的布置有几分相似。可能,明清大户人家的宅院,都类似于此吧。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间小院,“凤尾声声,龙吟细细,一片翠竹环绕”,极像《红楼梦》中的潇湘馆。我因此想起黛玉死后,“惟有竹梢风动,月影移墙,好不凄凉冷淡!”心中不觉戚戚然。

 

       我喜欢恭王府后花园,一来因为它小,走得不会太吃力,二来,园子精致,处处是风景,有山有水,包容洞天。恭王府最早的主人是大贪官和 ,乾隆对和 专宠,特地恩准将护城河的水引到和 家,所以,恭王府的水可谓“龙脉”。我时常约两、三友人在此游览、聊天。去的次数多了,我渐渐对这园子如数家珍。99间半的藏宝楼、西洋门、独乐峰、福池、流杯亭、牡丹院、“福”字碑、大戏楼……我也能像导游一样,为朋友们讲解一番。

 

       在恭王府后花园,于流杯亭坐上位、在密云洞摸“福”字碑、走“步步高”阶梯,都是很有趣味的事。“福”字碑本是大内宝藏,是康熙皇帝为祖母孝庄皇太后庆寿所写。“福”字碑长7.9米,厚重巨大,至今人们不知道和 是怎么把这块碑偷出皇宫的,我则以为,和 机关算尽,连皇宫珍品也有本事窃取,可最终还是乌纱落地,自裁身亡,又谈何福寿?

 

       恭王府的大戏楼,是纯金丝楠木建筑,宫灯闪烁,精美华丽,又靠传统的水缸传音,音效自然,是绝佳的听戏的好场所。一天夜间,我来大戏楼参加一个青年联欢会,台上京剧演员演唱《打龙袍》,果然音色纯正,荡气回肠,听着比现代化大剧场过瘾多了。那天夜里,月光如注,离开恭王府时,绕过几座假山,脑海里竟晃过《红楼梦》中鸳鸯无意撞见司棋与表弟潘又安偷情的尴尬场景……

 

       后花园中,和 的书房,宽敞幽静,柱子、门檐都画成竹子的样子,十分清新雅致。荷塘里,锦鲤穿梭,野鸭拨水,中间的水榭用一只船形桥连接在岸上,这景致,让我马上联想到《红楼梦》里的藕香榭。贾母让女戏子们在藕香榭上轻弹缓唱,曲声款款,随水波飘荡,优雅动听。而岸上立着一座两层的精巧小戏楼,大约也是主人家倚在船头,听曲作乐吧。

 

       如今,艺研院和中音附中已经搬离恭王府,恭王府花园与前院将融合在一起。随着旅游热,柳荫街一带商店林立,原本清净的小巷喧杂起来。而今,我来恭王府,更喜欢坐在凌乱的山石上,看着底下游人如织,心中着实想寻觅的,却是浮华都市中的一丝素淡的古典情韵。